古巴人希望新政府继续“搞经济”-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4月25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权力交接“不是古巴革命及其遗产的终结,而是延续”

古巴人希望新政府继续“搞经济”

本报特约撰稿 袁野   青年参考  ( 2018年04月25日   04 版)

    劳尔·卡斯特罗(右)和迪亚斯-卡内尔。

    21岁的美食专业毕业生埃尔南德斯在哈瓦那一家工厂里当卷烟工。古巴的年轻一代希望新政府给生活带来更多改变。

    古巴民众在哈瓦那街头用移动设备“蹭wifi”。昂贵的上网费用令许多人在公园、广场等有免费无线网络的地方流连不去。

    4月19日,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宣布,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以99.83%的赞成票当选国务委员会主席,成为新一任古巴国家元首兼政府首脑。古巴外交部此前曾表示,下一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或许不再有卡斯特罗这个姓氏”,但他无疑是“革命之子”。有分析称,对百姓而言,这场权力交接“不是古巴革命及其遗产的终结,而是延续”。

    开会时摆弄iPad的新主席

    几年前,人们可以在脸书上找到迪亚斯-卡内尔的零星踪迹,比如他和家人的日常合照。如今,在脸书上搜索他的名字,呈现的只有刚刚更新的公共页面,动态仅有两条:4月3日上传了两张分辨率堪忧的头像,更换了新的封面照片,上面是他和劳尔·卡斯特罗在会议中谈笑风生。截至4月23日晚,有772位用户为这个页面点赞,866位用户关注了他。动态下有18条评论,基本是网友的问候和祝贺。

    有27人点评了他的主页。置顶的两条内容中,一条被人评了满分五星,另一条得了最低分一星,前者来自在西班牙马德里工作的记者爱德华多·瓦列霍,后者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乔·洛佩兹。“如果你想提高古巴人的生活质量,并在社会、政治和经济方面改革这个国家,我希望你能做到最好。如果你的政策一成不变,我会诅咒你和你全家时日无多……”洛佩兹写道。

    这个小小的社交媒体页面,成为世界舆论对古巴新领导人印象的缩影。58岁的迪亚斯-卡内尔身上有很多标签:他是工人的后代,当过工程师和大学教授,自称是甲壳虫乐队的歌迷;《纽约时报》称他“在女孩子中很受欢迎,她们觉得他又帅又高,非常酷”;《华盛顿邮报》则说,在与老一辈官员开会时,他手里拿着一台iPad平板电脑。他还是劳尔·卡斯特罗的“爱将”,2013年起就担任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

    正是从2013年开始,古巴人能够用iPad上网了。自那时起,古巴陆续建起155家网吧,使网民占比从不到人口的3%提升至近30%。2017年3月,英国广播公司(BBC)注意到,古巴人上网比过去更容易,也更便宜了。人们在公园和广场里捧着手机或是笔记本电脑“蹭wifi”,与远在国外的亲友聊天,或是在社交媒体上互动。

    与其他国家相比,在古巴上网仍然费用不菲——虽然已经比2013年降低了一半,但如今每小时仍需1.5美元,而古巴人的月平均工资为25美元。英国《金融时报》注意到,一些互联网初创企业已在古巴出现,比如出售平面艺术服务的在线商店Clandestina。

    BBC称,迪亚斯-卡内尔“据说”倾向于发展互联网,他还曾公开保护一群在网上发表批评性言论的年轻博主。这位新主席被视为改革和进步政策的支持者,美国广播公司援引他的多年老友拉蒙·西尔维里奥的话说,他是一个“思想先进”的人。

    “最根本的是要搞经济”

    古巴民众想要的不止网络。

    45岁的埃斯梅拉多·莫拉莱斯曾是公务员,但因为30美元的薪水不够养家糊口,他辞了职,转而投身渔业。“最根本的是要搞经济,古巴公务员的工资30年来没什么变化。”莫拉莱斯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抱怨道。

    “迪亚斯-卡内尔必须帮助促进商业,这样我们的薪水才能支撑我们的生活,否则花钱如流水,两天就见底。电费、水费、燃气费……一下就花完了。”古巴人阿森尼奥·阿隆索告诉美联社。

    自2006年出任古巴领导人以来,劳尔·卡斯特罗就着手逐步改革这个群岛国家陈旧僵化的经济体制。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他引入了市场化改革,允许人民在政府计划经济范围之外开展商业活动,发展第三产业,还放宽了在旅行、网络等方面的管制,古巴人有了手机、电脑等更多私人物品。自2011年至今,该国私营业的雇佣人数增加了3倍,达到58万人,但仍仅占国家劳动人口的10%至15%。

    旅游业是改革中受益最大的行业,开办接待外国游客的民宿已成为首都哈瓦那百姓提高收入的捷径。由于精力和语言优势,年轻人是其中的主力军。一间由自家住宅改建的民宿每晚能带来15~25美元收入,而古巴薪水最丰厚的医生和律师月薪也不过40美元。

    不过,古巴的税收政策还是老样子,年收入超过1000美元的“高收入群体”须承担超过50%的税负,这让受教育程度较高却放弃公务员、教授等身份全职经营民宿的年轻人怨声载道。由于民宿普遍装有免费的无线网络,这些年轻人所处的网络环境已与美国同龄人相差无几,思想上的变化不容小觑。22岁的哈瓦那大学经济系学生马蒂·科鲁兹对RFI表示,她希望当局更注重倾听年轻人的声音。

    古巴农村的变化非常缓慢。BBC发现,古巴的农业产量在过去10年一直停滞不前,六七成的食品依赖进口,出口额从2013年的150亿美元跌至2016年的100亿美元。在闻名世界的古巴雪茄产地比那尔德里奥省,50岁的烟农费尔南多·赫尔南德斯告诉法新社,国家给烟农的支持不多,希望新政府能提供更多援助。

    兑换比索(CUC)和古巴比索的货币双轨制依旧。一些人每月配给的CUC能购买30辆国产敞篷车,用工资却买不起一箱汽油。

    由于“艾尔玛”飓风的重创、委内瑞拉支持的减少,以及美古关系恶化的影响,2017年古巴经济陷入衰退,私营企业遭遇了2010年以来的首次萎缩。美国CNBC电视卫星新闻台今年2月的报道称,古巴的10多亿美元商业债务拖欠了几十年,正被债权人穷追猛打。两年前移居美国佛州的古巴移民吉奥曼尼·拜萨达对RFI说,古巴是一艘失控漂流的船,换领导人解决不了它的问题。

    “我们做好接受改变的准备了,但我的国家准备好了吗”

    选举刚刚结束,古巴国家选举委员会表示,此次投票率创下该国1959年革命以来的最低,17.1%的已注册选民缺席。在投票站,大部分工作人员和选民上了年纪,“千禧一代”的面孔并不多见。几位20来岁的年轻人在哈瓦那一座投票站外兜售上网卡,他们笑着告诉英国《卫报》:“我们没有投票的必要,赚钱就好。”

    27岁的玛丽亚·维多利亚·埃斯特韦斯对《卫报》说:“换个领导人什么都不会改变,我觉得一切都会照旧。”一名30岁的建筑工人甚至不知道他的国家要选举领导人,惊呼:“我跟你聊了才知道!”

    迪亚斯-卡内尔不像是那种会立刻令天地剧变的人物。俄罗斯卫星通讯社4月20日报道称,他宣布资本主义不会返回古巴,本届大会选出的领导层中没有人希望资本主义卷土重来。据RFI报道,他保证执行“没有卡斯特罗老一辈在位的卡斯特罗路线”。许多资深的政界高层人士仍对苏联解体给古巴造成的经济打击心有戚戚,并对市场经济持怀疑态度。

    对于现状,古巴民众谈不上有多大不满。该国教育、公共医疗卫生的支出常年各占GDP的10%以上,吃、住、教育、医疗都有国家补贴甚至免费,2014年古巴人的预期寿命高达79.1岁,与美国相当;儿童死亡率仅为0.4%,与加拿大并列美洲最低。

    4月13日,古巴“持不同政见者”、艺术家达尼洛·马尔多纳多接受“网络古巴”新闻网采访时表示:“只要人们投票给我,我就会提高工资,降低商品价格。”结果被网友嘲讽:“除了文盲,谁会搭理这家伙?”

    但不继续改革是行不通的。57岁的街头音乐家拉扎罗·贝纳尔是铁杆的“卡斯特罗派”,在法新社的镜头中,以卖艺维生的他对街头云集的游客演说,呼吁古巴继续革命,就像劳尔·卡斯特罗和菲德尔·卡斯特罗说的那样。即便如此,贝纳尔也坦言,希望下届政府拿出更好的经济政策。

    29岁的舞者里瑟尔·苏亚雷斯准备来中国巡演,她对法新社表示,虽然过去10年古巴发展缓慢,但人们还是看到了一些进步。“当然,我们需要改善交通、住房和饮食。现在食物不够,而且太贵。希望新政府将我们的要求纳入思考。”

    迪亚斯-卡内尔肩上的责任沉重。大多数古巴人的思想仍停留在既想获得改革红利,又不愿承担改革风险和代价的阶段,连年轻人也是如此。他们迫不及待地想甩掉手中的面包配给卡,却不愿舍弃国家补贴的优惠价格。这一切使得28岁的商店营业员维多利亚·加西亚的话听来颇有象征意味:“我们这一代人做好接受改变的准备了,但我的国家准备好了吗?”

    本版图片来源CFP

 

古巴人希望新政府继续“搞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