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4月25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白头盔”是天使还是魔鬼?

叙利亚“生命的捍卫者”被指造假

本报特约撰稿 袁野   青年参考  ( 2018年04月25日   05 版)

    《白头盔》获第8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

    2016年10月7日,“白头盔”队员收看诺贝尔奖颁奖直播,发现该组织未获诺贝尔和平奖,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图片来源CFP

    奥姆兰的父亲称,“白头盔”利用他儿子进行“摆拍”。

    自2013年成立以来,叙利亚民间防卫队,也就是俗称的“白头盔”,一直在叙反对派武装的控制区提供医疗服务。他们宣称迄今已拯救了近6万名叙利亚平民的生命,代价是超过130名队员牺牲。然而近来在多国的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上,指责其造假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救援视频和照片被指漏洞百出

    在叙利亚兵荒马乱的东古塔地区,杜马镇小男孩哈桑·迪亚布出了名——他是“杜马镇遭化武袭击”视频中的主角。

    俄罗斯国家电视广播公司“俄罗斯24”新闻频道的记者在杜马镇找到了哈桑。“我们当时在地下室,听到街上传来喊声,有人号召大家都去医院。”哈桑在电视台4月18日公布的画面中说,“我们跑到医院,刚进门我就被人一把抓住,有人开始往我身上冲水。然后,我和其他人一起被放到了床上。”

    他的父亲说:“没有什么化学武器。我进入医院后看到了家人。武装分子为参与摄像者分发了酸角、饼干、大米,然后放所有人回家了。我的孩子身体很好。”俄罗斯记者在节目中表示,饥饿的小男孩被迫参与视频拍摄,为此得到了食物当“演出费”。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节目播出的次日,俄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给这段视频配好字幕,分发给联合国安理会的成员国代表和媒体记者。

    哈桑的命运似乎和另外几个叙利亚孩子非常相似。俄罗斯等国的舆论指责“白头盔”拍摄的视频和照片漏洞百出,一些儿童曾在多场不同的“救援”行动中“获救”。

    在“白头盔”“救下”的孩子中,奥姆兰是最著名的一个。该组织2016年发布的照片显示,他们将一名在空袭中幸存的5岁小男孩救出瓦砾堆。满身灰土和血迹的奥姆兰呆呆地坐在救护车鲜艳的橙色座椅上,似乎已对发生的一切感到麻木,甚至忘记了哭泣。

    2017年,他的父亲对“今日俄罗斯”电视台讲述了另一个故事:袭击发生后,“白头盔”的人从他手中夺走奥姆兰,塞进了救护车。父亲不确定袭击是否是叙政府军的行动,只知道“白头盔”利用了他的儿子。

    另一些孩子没有这么幸运。2017年2月,瑞典医生人权组织(SWEDHR)发布报告,对“白头盔”公布的救援视频提出质疑。视频展示了志愿者们拯救一名据称受到化学武器袭击、口鼻涌出白沫的幼儿。SWEDHR发现,“白头盔”对幼儿心口进行注射时“方式不正确”,这样做非但不能救治孩子,还可能造成更多伤害。

    2016年12月,“今日俄罗斯”在阿勒颇一处政府设立的避难所采访,一位母亲对着镜头诉说了她的女儿如何在“白头盔”的医院被注射空气,导致死亡。甚至有网友传言,“白头盔”参与了以色列的人体器官走私。

    巨大的荣誉背后,质疑声不绝于耳

    “白头盔”一直活跃在各国媒体对叙利亚的报道中,围绕它的赞誉和争议几乎一样多。根据“白头盔”官网的介绍,这个组织约有3000名志愿者,主要工作是在袭击发生后“尽可能在最短时间内挽救更多生命”。2017年1月27日,英国导演奥兰多·冯·爱因西德尔执导、美国Netflix公司出品的短片《白头盔》荣获第8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

    2016年,“白头盔”被全球133个组织与个人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美国非营利组织“中东研究会”盛赞它不畏艰险,坚持向战火中的平民提供基本医疗服务,不收取任何报酬,并且时常缺乏物资,却为非政府控制区的百万平民带来一丝希望,“他们在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救难的精神,绝对值得世人回报以最高敬意”。

    虽然未获诺奖,但那一年“白头盔”摘下了有“另类诺贝尔”之称的瑞典“正确生活方式奖”。这个始于1980年的奖项专门颁给诺贝尔奖的遗珠。

    “白头盔”获得了巨大的荣誉,但包括美、英在内的各国媒体多次质疑其视频漏洞百出,“摆拍”嫌疑巨大。4月12日,英国广播公司(BBC)国际新闻制片人瑞姆·达拉迪在推特网上称,美英指责巴沙尔政府动用化学武器毒杀儿童,这是捏造的谎言;“白头盔”四处搜集儿童尸体,用于摆拍“化武受害者”的惨状。不到24小时后,美英法联军以“化武袭击平民”为由空袭了叙利亚。

    “白头盔”的背景是其引来质疑的重要原因。据英国《卫报》报道,该组织创始人据传是退役的英国陆军军官詹姆斯·梅西耶尔,虽然在荷兰作为非营利组织注册,但它与美英政府关系密切,美国、欧盟、日本、新西兰、土耳其和阿联酋等国为它提供了大量金钱或培训人员。“今日俄罗斯”报道称,截至2016年4月,美国国际开发署已向“白头盔”提供了至少1600万美元;截至2016年10月,英国政府提供了3200万英镑;金融大鳄索罗斯赞助了1300万美元。

    有质疑称,“白头盔”并非单纯的医疗志愿者。2017年2月,YouTube网站上的一段视频显示,“白头盔”成员与“伊斯兰国”(IS)恐怖分子一起鸣枪庆祝,并替被处决的恐怖分子收尸。“白头盔”负责人雷德·萨利赫曾被美国拒绝入境,因为萨利赫与“基地”、“努斯拉阵线”等恐怖组织有染。

    “白头盔”成员并不回避这些质疑。一些志愿者不讳言,他们当中的确有叙反对派武装的战士,但他们宣称已停止参与战斗,转而选择拯救平民的道路。“很多人曾经拿起武器,但后来他们发现,自己应该拯救生命,而非夺走人命。这是一条艰难的路。”“白头盔”成员尼达尔·伊兹丁告诉英国《镜报》。

    4月11日,伊朗媒体法尔斯通讯社报道称,叙政府军在杜马镇发现了一处“白头盔”的“影视基地”,那里备有众多人体模型和道具血浆,用来拍摄袭击视频、嫁祸叙政府。不过,很快就有网友认出,法尔斯通讯社发布的照片来自叙利亚著名导演的脸书相册,是3月10日上映的电影《革命的人》的剧照。该片讲述“白头盔”如何在摄影棚里伪造化武袭击,并且勾结恐怖分子,博取西方媒体的关注。

    镜头之外,真相是什么?

    “白头盔”惹上的争议,只是各国“口水仗”的一部分。围绕杜马镇是否真的受到了化武袭击、谁该为袭击负责、谁在阻碍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观察员进驻杜马镇进行调查,俄美等国进行着连篇累牍的舆论战。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4月13日,英国驻伊拉克部队前指挥官、退役将军乔纳森·肖在直播中告诉英国天空广播公司,叙政府没有制造杜马化武袭击的动机。没等他说完,主播就中断了连线。

    不久,BBC记者佩德罗·科斯塔-卡布拉尔在推特上晒出了一份联合国调查报告,显示根据飞机航线、弹坑和化武采样等证据,巴沙尔政府对2017年4月4日发生在叙西北部伊德利卜省汉谢洪地区的化武袭击事件负有责任。4月19日,BBC发表文章《叙利亚内战:在网上传播阴谋论的网红们》,点名抨击了持“反西方介入”或“支持叙政府军”立场的独立记者们。

    在这场舆论战中,叙政府不甘落后。4月14日美英法联军空袭次日,叙国家通讯社发布了一系列大马士革街景照片,照片中,一尘不染的宝马和奥迪轿车在首都街头畅行。叙政府还不时发布该国基督徒举行活动的照片,美丽动人、秀发飘逸的叙利亚少女分外抢镜。

    内战7年至今,叙利亚2200万人口中至少1/3流离失所,全国70%以上的民宅、65%以上的医院、80%以上的救护车在战争中被毁。在邻国约旦,400第纳尔(约合人民币3552元)就能买下一个从叙利亚逃出来的未成年女孩,这意味着一位少女与一部安卓手机等价。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称,一些在战争废墟中挣扎求生的人为了换取少得可怜的食物和药品,不得不把亲生女儿送到拿枪的人手中,然后远远躲开,以免听到孩子的哭喊与哀求声,第二天再把奄奄一息的女孩抱回来。在大国为“白头盔”的真实面目争执不休时,这些平民早已无力发声。

    2017年,7岁的叙利亚女孩巴娜·埃伯德以《亲爱的世界》一书描述了她的战争经历。如今,粉丝已超过35万的她仍在推特上不断更新自己的难民生活。4月18日,她更新的一条推特收获了5000多个点赞:

    “我在为我的国家祈祷。上帝帮帮叙利亚。”

 

叙利亚“生命的捍卫者”被指造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