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过组阁难关,意大利仍是欧盟心病-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6月06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渡过组阁难关,意大利仍是欧盟心病

作者 孙兴杰   青年参考  ( 2018年06月06日   02 版)

    “大到不能倒”的意大利一旦被反欧势力掌握,就意味着欧元区和欧盟走到了临界点。虽然此次组阁危机以各方的表面妥协告终,但极右翼加民粹主义的暗流依然在亚平宁半岛涌动,新政府的上台或许只是意大利与欧盟新一轮冲突的开端。

    曾几何时,意大利是欧洲一体化运动的元老,法德意三国是欧盟的核心支柱,尤其是在英国脱欧以后,意大利的地位更加关键。然而,在民粹主义风潮冲击下,如今的意大利可能成为欧盟核心区最先倒下的一员。在欧洲主义与本国优先之间,在资本市场与民众福利之间,意大利成为风暴中心。新政府组阁的一波三折,是该国数十年来矛盾集中爆发的体现。

    今年3月的选举中,五星运动和联盟党双双上位,经过谈判决定联合组阁。两党的力量旗鼓相当,作为妥协的结果,没有政治经验的法学教授朱塞佩·孔特被推举为总理候选人,授命组建联合政府。孔特提名了80多岁的保罗·萨沃纳为经济部长,后者是典型的“疑欧派”,宣称意大利加入欧元区是历史性错误。结果,总统马塔雷拉罕见地否决了萨沃纳的提名,孔特当即选择辞职,但此后剧情反转,上演了孔特“二进宫”的剧情。

    意大利是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选举与组阁的乱象,很大程度上可以凝聚为“要不要待在欧元区”的抉择。对欧盟来说,走到十字路口的意大利可能是新危机的起爆点,与2009年希腊债务危机不同,意大利太大了,大到不能有任何闪失。

    在5月底否决新财长提名后,马塔雷拉受到布鲁塞尔的政客们力挺。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认为,意大利的命运不能受制于资本市场;马克龙称赞马塔雷拉展现了保护意大利制度和民主稳定性的精神;默克尔则说,愿意与任何意大利的联合政府一起工作,但“你们的经济政策还是要服从欧元区的规则”。不出意料的是,布鲁塞尔对意大利总统的支持很快引起意国内民意反弹,民粹主义者高呼“意大利的民主不需要别人说三道四”。

    意大利是议会制国家,总统只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对政党领导人提出的内阁人选基本不会提出异议。但这次,马塔雷拉似乎与意大利的民粹主义“杠上了”。

    这件事背后的逻辑是,一旦让“反欧”人士出任经济部长,意大利的外部环境必然急剧恶化。被民粹主义操控的新政府可能更偏重分配,减少工作时间、增加福利,带来财政支出的快速增长,只有持续举债,这样的政策才能推行下去。投资者对新政府的政策必然颇多疑虑,会导致该国的经济进一步失速,步塞浦路斯和希腊的后尘。

    从意大利的“国家理性”而言,马塔雷拉的做法没什么问题。现代国家与现代市场体系几乎是同构的,如果说塞浦路斯和希腊作为中小型经济体,其影响还是局部的,那么意大利万一出现问题,就可能涉及欧元区的存续。换言之,意大利对欧盟就是“大到不能倒”。

    幸运的是,直到现在,意大利与欧元区的关系还存在转圜的余地。五星运动和联盟党毕竟同床异梦,万一联合政府崩溃,民粹主义政党重新在选举中赢得绝对多数,意大利与欧元区的关系马上就会进入起爆倒计时。当然,对这种最糟的情况,德国、法国也会有所准备,默克尔就说,我们当年与希腊也谈了很多次,每次到深夜,最终还是达成了一些共识。

    意大利此前被认为是欧债危机中“笨猪国家”的成员,不过谁都不能否认,意大利是欧元区和欧盟的创始成员国。2018年,欧元区的核心区域出现了空前强大的民粹主义势力,而且一度有希望进入内阁,这似乎意味着事态已经发展到临界点。

    此前,荷兰、法国和德国大选也见证过类似的危机,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反欧势力上台没有变成现实。而在意大利,因为马塔雷拉的个人意志,或者是国家理性和希望市场稳定的预期使然,民粹主义的理念又一次受到了抵制,不至于迅速成为政治行动。最终,各方进行了妥协,孔特修改了内阁名单,选择相对温和的乔瓦尼·特里亚执掌财政大权,保罗·萨沃纳则改任欧盟事务部长,结束了持续两个多月的政治僵局。

    然而,在“政治素人”孔特身后,还站着五星运动和联盟党的领袖。极右翼加民粹主义的暗流依然在亚平宁半岛涌动,新政府的上台或许只是意大利与欧盟新一轮冲突的开端。

    作者是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教授

 

讹诈盟友,美国信誉滑向谷底
渡过组阁难关,意大利仍是欧盟心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