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极端天气让“防灾大国”经验失灵-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7月18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日本:极端天气让“防灾大国”经验失灵

本报特约撰稿 袁野   青年参考  ( 2018年07月18日   05 版)

    7月13日,爱媛县西予市已恢复交通。图片来源CFP

    7月11日,安倍晋三赴仓敷市慰问灾民。图片来源 CFP

    缺水少食还断电的灾区收到海量千纸鹤,日本网民纷纷吐槽“不要再寄垃圾了”。

    受今年7号台风“巴比伦”侵袭,空前的暴雨造成了日本平成年代最严重的水灾,一些外媒刊出了“日本沉没”等惊悚的标题。即便是以“防灾大国”自居的日本,面对这样的灾情也措手不及。

    “成长的地方变成这般惨状,我真是坐立不安”

    7月12日,来自全日本的救灾物资陆续抵达灾区。冈山县仓敷市政府大楼堆满了毛毯和水,几名职员从早晨就忙于分拣,门口挂出了暂停接收的告示。该市的灾害志愿者中心设置在一所大学的接待处,自14日开始接受外地志愿者。据《日本经济新闻》报报道,当天早上7点,现场就排起了长队,截至10点已汇聚1000多人。日本放送协会(NHK)称,在14日至16日的三连休期间,有超过1.2万名志愿者参与。

    45岁的公司职员大西祥二从京都府八幡市赶回老家救灾。“自己成长的地方变成这般惨状,我真是坐立不安。”他告诉NHK,自己有在“3·11”东日本大地震灾区担任志愿者的经验。

    在受灾最严重的仓敷市真备町地区民宅中,衣橱倒在满是泥浆的榻榻米上,杂物散落一地。14日上午11点半,25名志愿者听取了注意事项等说明之后,走向受灾的民宅。粉尘飞舞,脚下散乱着破碎的瓦砾和玻璃,人们必须穿戴好长靴、手套和口罩。当天,气温在早晨就超过了30摄氏度,志愿者们在烈日下挥汗如雨。

    由于泥沙堵塞道路,很多地方车辆无法通行,志愿者只能用手推独轮车运送沙袋。“请专业的清理公司太贵了,我正发愁该怎么办。非常感谢志愿者伸出援手。”住宅被泥沙冲击的浅川太郎告诉NHK。

    在广岛县三原市内的疏散点,供水车前排起了队。“这里有冷气,不会汗流浃背,饮食也有保障。” 一名七旬老人说。然而他常去的医院因浸水而停诊,拿不到药物。他声音颤抖地对NHK表示,“希望快点找到住处,让生活安定下来”。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7月16日,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西日本大暴雨已造成219人罹难、21人失踪,还有一人无法确认生死。共同社发现,约七成遇难者超过60岁,还有10名未满10岁的儿童。截至15日正午,16个受灾府县约有5200人依然过着疏散在外的生活。

    据美国彭博社报道,灾难导致了惨重的经济损失。汽车制造商马自达9日宣布,位于广岛县和山口县的工厂停工,次日三菱公司也宣布冈山工厂停工。松下公司位于冈山的工厂遭水浸泡,复工预计需要一周时间。雅玛多运输公司在西部广大范围内停止收取货物,该公司称:“在如此大范围内对配送造成影响,或许自东日本大地震以来尚数首次。”菅义伟16日透露,农林水产业相关损失额达48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9亿元),预计还将增加。

    据共同社报道,12日西日本铁路公司(JR西日本)等27条铁路有上百处因灾停运,高速公路8条线路的8个区段禁止通行。由于吴市的陆上交通断绝,航运公司派出交通船在市区穿梭,吴港码头上一时挤满了担心迟到的白领。

    安倍慢吞吞“和时间战斗”遭诟病

    在医院睁开眼睛时,野村浩史心中第一个念头是“我还活着啊”。这位31岁的上班族和父母一起住在真备町,6日晚10点避难通告发布后,他把车开到高处,坐在车里舒舒服服地看世界杯直播。

    7日凌晨1点,留在家中的母亲告诉他,“水已淹到肩膀了”。意识到大事不妙,野村冲回住宅区,用备好的橡皮艇展开营救。4小时后,长时间未进食的他已经脱水,疲劳到口齿不清。据日本《朝日新闻》报报道,直到晕倒前,野村用最多承载3人的小船往返救出了20多人。

    但仅凭“民间英雄”仍然不够。驻广岛与冈山的陆上自卫队第13旅团闻风出动,加上从各地前往支援的警察和消防力量等,共计有7.3万人、70架直升机在灾区救援。10日上午,海上自卫队运输舰“下北”号搭载7辆油罐车从广岛港起航,向吴市的加油站运送汽油。据NHK报道,原本计划前往中国南海宣示“印太战略”的“加贺”号直升机航母也投入救灾,成了向灾民开放的公共浴场。海上自卫队还出动了气垫登陆艇,接送离港口较远的民众。

    相比于迅速行动的自卫队,首相安倍晋三的反应屡遭诟病。5日晚10点,“有记录以来最强降雨”即将来袭的消息在日本各大媒体刷屏,自民党女参议员片山小月却发布了一条推特:“安倍与法务大臣上川阳子、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复兴大臣吉野正芳等人在赤坂自民亭与年轻议员们大开晚宴,交流感情。”

    此事立刻引发在野党口诛笔伐。“难以置信……只能认为是缺乏责任感。”立宪民主党参院干事长莲舫在国会惊讶地说。更令舆论不满的是,6日西日本大雨已经成灾,17个府县下达了疏散指令,安倍依然未对救灾做任何指示。7日是星期六,各府县陆续传出死伤情况,而安倍仅在上午开了15分钟的内阁会议讨论暴雨事宜,下午就回私宅休息了。到了8日,首相终于宣布成立“暴雨非常灾害对策本部”并召开第一次会议,宣布“要和时间战斗”。

    星期一,安倍总算上了班。据共同社报道,他宣布取消11日的欧洲、中东访问,他本计划赴布鲁塞尔参加北约峰会,这也是日本首相首次参与这一峰会。14日早上,日本政府取消了安倍赴广岛暴雨灾区视察的计划,因为他接连视察冈山、爱媛等暴雨灾区后累得腿痛,被诊断为髋周炎。天皇夫妇也宣布取消了静养行程。

    经验和设备可能不再适用

    作为世界闻名的“防灾大国”,一场暴雨造成如此惨重的伤亡,令人大跌眼镜。法新社称,原因首先是台风季造成了前所未见的雨势。以高知县为例,短短4天降雨量高达1847毫米,超过东京一整年的降雨量。截止8日,118个观测站测得的72小时降雨量均创下历史纪录。

    日本地形多山,房屋常常修建在山体斜面,易受洪水和泥石流影响。多用木材建造的日本房屋抗震效果理想,但难以抵御山洪。据NHK报道,截至10日,因山体滑坡致死者占遇难人数的60.5%,因河水泛滥致死占26.6%。

    该国引以为傲的救灾体系也暴露出软肋。以受灾最严重的真备町为例,6日中午11点半,当地政府就发布了疏散令,晚上10点又发布“避难劝告”,但仍有上千名居民拒绝疏散,结果7日凌晨冈山县小田川决堤,真备町被淹没,到10日已确定46人遇难。

    NHK指出,很多居民不愿离家是因为撤离需自行驾车,没有车就只能徒步跋涉,人们自然不愿冒着倾盆大雨出门。真备町有大量老人,独居且行动不便的他们连逃到2楼进行“垂直疏散”都困难重重。

    当地政府的通知效果也不尽如人意。《日本经济新闻》称,真备町绘制了详尽的“洪水泥石流灾害风险地图”并反复叮嘱市民查看,但仍有不少人表示“根本没看到过该图”。67岁的诹访香代子告诉共同社:“虽然很多个喇叭同时播放防灾无线电给出的疏散指示,但声音叠在一起听不清。高龄者没能迅速撤离,或许是因为没有智能手机,接不到通知。”

    日本精心打造的防灾体系已经难以跟上时代的步伐。由于人口老龄化严重,该国特色的“政府预警通知”和“居民积极自救”相结合的救灾体系难以为继。与此同时,全球变暖造成极端天气的频率正在增加,过去难得一见的超大暴雨如今几乎年年袭击日本,曾经行之有效的应对天灾的经验和设备,可能已不再适用。

    “水深”之后是“火热”

    9日中午,1/4面积被淹没的真备町如同泽国,决堤的小田川堤防已被土封堵,附近排列着众多排水泵。小学操场上仍留存着“SOS”的字样,令观者心痛。

    避难所里,灾民们只能睡在地板上,运气好的人能分到纸箱充当床铺。许多人适应不了避难所的嘈杂与酷热,宁可回到受灾的家中,或是在车上过夜。一位带着读高中的女儿在车上生活的母亲向《日本经济新闻》抱怨,避难所内人太多,吵闹让她无法入睡。

    灾难中有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画面。日本各地网友向灾区寄去了数以万计的千纸鹤,因为数量太多,只能压缩处理后堆放了事。据NHK报道,仓敷市警方13日逮捕了两名偷拆汽车轮胎的趁火打劫之徒,他们供称本想去真备町作案,因那里人太多而选择了仓敷。

    7月14日,日本内阁会议将西日本暴雨定为“特定紧急灾害”,与阪神大地震、东日本大地震等4起震灾同级。共同社称,此举可以延长灾民的驾照有效期、餐饮店经营许可、临时安置房居住期限等。16日,安倍敲定了面向受灾农林渔业从业者和中小企业的第一批支援措施,包括提供5年期无息贷款、延长还债期限等。他还对投身灾区重建的人们表达感谢,并呼吁“大家行动时千万小心,谨防中暑”。

    “水深”之后,日本遭遇“火热”。14日,刚送走暴雨的广岛县和冈山县气温飙升至37.4摄氏度,京都府、岐阜县、三重县则超过38摄氏度。气象厅警告,高温将持续至少一周。截至15日,1000多名在冈山县帮忙清理灾区的志愿者中,已有至少48人因中暑就医。

    16日,下着小雨的东京气温仍然达到34摄氏度。据共同社报道,安倍晋三当天表示,拟于8月下旬正式宣布参选自民党总裁。他最初想在7月22日的例行国会闭幕时宣布参选,改变计划是“为了专心应对暴雨灾情”。

 

日本:极端天气让“防灾大国”经验失灵